店名字大全網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老字號理發店名號的變遷

2015-10-31 20:04| 評論: 0

  順著當年慈禧老佛爺西行的道路走,出京不遠就到了這個塞外小城。

  四四方方一座城,可能當年建城伊始都是這個樣子。據康熙年間編纂的縣志記載:“這座小城,明景泰二年筑,{公元一四五一年筑}隆慶三年磚修{一五六九年}垛口磚砌,墻灰沙砌成,周圍二里四十二步,高兩丈九尺,厚六尺五寸,東西街長一里五十一步,共三堡,東二堡相連,西另為一堡。中有老龍潭,水出其間,堡人建石橋一洞,中堡有關廟。”

  就是這么一座小城,五百多年的斗轉星移,恍惚間變了摸樣。一條街道長的都望不到頭,高樓林立,霓虹閃爍,儼然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。現在找尋小城的遺跡,真的還有一個城門洞在滄桑中聳立著。保存的還不錯,一個叫火巷口的小巷穿越其間,窄窄幽幽的街道,鬧中取靜的民居,倒是添了幾分古色古香。

  這個小城歷來不缺少商賈店鋪,老縣城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的時候,修水庫被淹了,從此這個小城就成了縣府的所在地。

  解放初期的時候,這里的商業還算繁華,一般的日用百貨都能買得到。況且這里是東臨京津,西連內蒙的交通要道,商潮流動,商賈穿流,街上的店鋪更是鱗次櫛比。

  老周,子承父業在這條街上開了一間剃頭房,門臉不大,放得下三四張椅子,理發店名字也不夠響亮,就叫周記理發店。

  他耍的一手兒好手藝,理發、剃頭、刮臉、按摩推拿,樣樣精通,推子、刀子、剪子、篦子、抄子,工具樣樣齊全,就連當時女人的火燙卷花,都略知一二。在當時,能有一間臨街店鋪,不受風耗雨灑,日見現錢,小日子過得絕對夠滋潤。

  這條街道上,除了理發的,還有酒館、飯鋪、旅店、澡堂、照相、雜貨鋪、米面鋪、籠籮鋪、度量衡、{賣稱的}熟皮子鋪、百貨日雜店,琳瑯滿目。要是逢個趕集上店的節氣,滿街筒子都是人,熙熙攘攘,擁來擠去。這時候,老周的買賣格外的好,刀子刷刷,剪子咔咔,黑的、白的、花白的頭發,半天的功夫就積起一地。

  五十年代中期,開始公私合營了。凡是與服務業有關的,都聚攏起來,成立了一個機構----飲食服務處。房子歸了處里,工具隨人走,每個人給了一張入股的發票,這就成了公家人了。理發的店鋪也收編了不少,為了區別差異,什么東堡理發館,順城街理發館,還有理發社。

  散落的理發“鋪,”被串在一起,升格為理發“館”了。

  日子就這樣過著,木椅子變成了鐵椅子,手推子變成了電推子,有了電吹風,有了化學燙,有了染發制劑。但是,人們干多干少一個樣,手藝好壞一個樣,出工不出力,有病大養,熬年頭,混工資。老周的頭發已經顯出了幾絲白發,無奈里透著無奈。

  史無前例的運動來了。走出店門,上山下鄉為工農兵服務,到鄉下點種抗旱,挖地道備戰備荒,都成了工作的內容。就連理發店名也變了,衛星理發館,紅衛理發館,工農兵理發館,取代了東堡,西堡理發館的名稱,玻璃上都印上了放光的紅太陽。

  事情終于結束了,又回歸到刀子剪子的聲音里來,理發館又恢復了原來的名稱,空氣里還是那樣,彌漫著肥皂水和來蘇水的味道,只是老周的白頭發更多了,老周有些老了。

  事情發展到下班后可以“干私活”了。老周基于家庭的困難,懷著一顆忐忑的心,租了一間門臉兒帶著兒子開始干自己的事兒了。手藝好,人不請自來。老周下班后的買賣很火,干的也越來越起勁兒,兒子的手藝也是日漸提高。老周終于熬到退休了,他明目張膽的以兒子的名義領了營業執照,一個時髦的“秀麗美發屋”煥然一新的開張了。

  老周還是老周,只不過增加了兒子小周。起名字的時候,兒子堅持這樣叫,老周有些反對,但還是妥協了。后來,凡是來的老顧客都覺得反感,覺得不是味兒,建議老周換個名字,老周倒是重視了,兒子還不以為然。畢竟顧客是上帝,說的人多了,不得不上心。

  老周與小周可勁的琢磨,發廊啊,美發廳啊,理發館啊,造型屋呀,都不適合,最后老周一錘定音,還叫“周記理發店”。這下好了,來的顧客都喜歡這個名字,說來也是,老周小周仰仗的就是城里的老顧客,價錢低,手藝好,就連理發店名字都經濟實惠。

  這個理發店名字追根溯源是老周的老周起的,真的;這個名字名符其實,挺好。就這樣,周記理發店還在小城的城墻角下開著,直到現在。

相關閱讀

取店鋪名字
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|手機版|店鋪起名網 ( 湘ICP備12008462號-5 )|網站地圖

GMT+8, 2019-9-7 06:13 , Processed in 0.137316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店名大全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好聽的店名

返回頂部
曾道人特码彩图